听风观潮 人民币怎么了,外汇交易中心干嘛的

  原标题:听风观潮 人民币怎么了

  来源:玉渊谭天

  谭主

  最近,人民币的关注度很高,焦点在国际化上。

  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份额达1.97%,继续保持全球第五大活跃货币的地位。

  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从今年2月初开始,人民币国际化的关注热度明显上了一个台阶。

  这种热度不局限于国内,外媒对人民币国际化也相当关注。

  人民币在各国外汇储备中上升,不少欧洲国家偏好使用人民币来支付贸易货款等趋势都被外媒敏锐地捕捉到。

  今年,我们该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这股“风潮”?

  无风不起浪,风从何处来?

  最近,金融圈吹起了一股外资入华“风”,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这股“浪”。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外资入华和过去有些不一样

  不仅仅是资金的流入,有的干脆把办公室搬到了中国。

  比如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日本大和证券、法国的东方汇理和美国的先锋领航等,从他们所在的国家和地区来看,这些机构位列银行、公募基金和理财等领域的第一梯队。

  据不完全统计,有18家券商正在排队申请牌照,有外资背景的近7成

  已经在华开展业务的高盛、摩根士丹利等金融巨头也纷纷提高了合资公司的控股比例。

  当外资金融机构要购买中国国债,或者在中国股市购买股票时,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需要将外币换成人民币,这也意味着更多的境外主体会拥有和使用人民币。

  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达12.7万亿元,同比增长36.7%,一季度人民币外汇储备的份额超过2%,比2016年增长了近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外资金融机构入华的背后,有一个直接动因——金融开放政策的调整

  近两年来,中国金融业超过50多条具体的开放措施渐次落地,包括大幅放宽外资金融机构准入,稳步推进金融市场开放。

  政策出台之密集,外资机构行动之迅速实属罕见,是什么推动了这一轮金融开放的高潮?

  为了解答这个疑惑,谭主跟几家最近入华的外资机构聊了聊。

  答案是体感层的。

  在欧洲金融市场有着丰富经验的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北亚区首席执行官钟小锋感受到,这几年,中国资本市场越来越成为他们熟悉的一个市场。

  这种“熟悉感指的是什么呢?

  这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的研究中也许能窥知一二,这个论坛在金融圈颇有影响力。

  近日论坛发布的《2020外滩金融开放报告》披露了外资金融机构对中国开放政策的评分。

  结果显示:对于近3年来我国的金融开放政策,有三项评价最高。

  股比限制取消

  债券通

  取消 QFII 限额

  这三项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把外国资金比作“水”的话,那这三项可以说是打通“管道”的措施,方便“水”的流入和流出,让外国资金更加便利地进出中国的资本市场。

  过去虽然有一些“管道”,但是受闸门控制,水流有限,如今在逐步放开;而有的“管道”则是从无到有,全新打造的。

  一个成熟的资本市场。不仅需要多路“管道”,还要“管道”畅通,专业的说法也就是资本账户的开放和可兑换

  这也许是外资机构 “熟悉感”的一种所指,因为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实现了这一开放。

  然而这种开放并不是一蹴而就,“熟悉感”也是在相互磨合中培养的,谭主了解到,这一过程的起点可以追溯到10多年前。

  为什么要如此审慎地推进这一过程?

  在和一些业内人士的交流中了解到,就拿QFII来说,这是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主要“管道”。

  QFII是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意思,获得这个资格的机构,可以通过专门账户,用人民币投资中国证券市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的罗志恒表示,

  目前金融机构的外资准入是加快开放的,但资本账户的开放是个审慎,不断根据实际调整的过程。

  这一“管道”的开辟始于2002年11月,由央行和证监会共同推出。但一直到四年后才开始陆续出台政策,拓展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的申请资格,不可谓不谨慎。

  那时的中国资本市场规模较小,A股的市值仅有4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体量还不如一些美国投资银行的总资产多。

  如果一些投机性质的国际热钱过度流入,不但造成金融体系的不稳定,还可能引发资产价格泡沫。

  事关重大,宜缓不宜急。

  但谨慎不等于停滞。

  从2009年开始,政策不断在安全开放之间寻找平衡。

  2009年,外管局提高了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申请投资额的上限。

  2011年,增加了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可选项。

  而2019年至今,开放正在加速

  光是19年前九个月,就密集出台提高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总额度、取消额度限制、取消相关境外投资者的备案和审批等一系列开放政策。

  总而言之,国家在不停放宽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准入标准和资金流通的“管道”。

  今天我们看到一个个打通的“管道”是在过去17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跨度中渐序完成的。

  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水流不息,已酝酿许久。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谭主,如果按照学术上关于金融开放标准的7大类40小项来衡量的话,我们基本上已经开放了99%

  仔细梳理一下金融开放的思路,大致可以分成下面三外汇交易中心干嘛的个步骤:

  首先,不停地新建通向各个目的地(资产)的管道同时,控制管道内部开放的程度,以及管道和管道之间的通路,管道内部不同段都有阀门视管道承受能力情况决定调整阀门的松紧。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始终将风险置于可控的范畴之下。

  万一哪个“管道”出问题,能够迅速拧紧这个通道的各个阀门,防止风险扩散。

  然而,“管道”开放后,汇率波动的风险会增加,因为跨境资本“大进大出”,流动速度更快。

  但2017年以后,央行基本不再干预汇率,但外汇储备依旧稳定,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这也意味着在开放的同时,央行也很好地保持了汇率总体稳定,保持了人民币币值整体稳定,守住了老百姓的“钱袋子”。

  长期磨合中,中国和外资互相之间的“熟悉感”被培养起来,由此产生了一个良性循环。今年的这股风潮可谓是厚积薄发,而不是一时起意。

  这样的开放过程不仅有利于中国金融市场的稳定,也让外资金融机构对中国更加充满信心。

  就如东方汇理资管公司北亚区首席执行官钟小锋说:

  “我们发现这个市场在提出的关键原则跟国际上成熟和完善市场里边所体验到的是一样的。”

<外汇交易中心干嘛的p cms-style="font-L">  他信心满满,认为这是可以大胆地进入中国的一个核心因素。

  这种信心也同样能在其他外资机构身上看到,把亚太区总部迁到上海的先锋领航基金以专注长期投资而知名。管理资产规模高达6.3万亿美元。其中有不少美国的养老金。

  18年入华的桥水基金,以全天候投资策略而出名,风险机制完善,风格稳健

  总之,他们都是以长线投资,价值投资著称的大型金融机构,一贯谨慎和稳健,没有十足把握的话,几乎不会出手。

  他们的行动就是对中国金融开放投下的信任票。

  除了对政策的认可和规则的熟悉之外,外资如此坚定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更是因为敏锐捕捉到了中国发展的新增长点。

  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两个数据的变化也许能提供一些线索。

  下图是2010年至2019年,我国资本与金融账户以及经常账户的资金进出情况。

经常账户顺差进入相对较为稳定的状态,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 经常账户顺差进入相对较为稳定的状态,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 资本和金融账户10-15年之间数据是负数,虽然意味着账户处于逆差状态,资金流出比流入的多,但这种逆差正在不断的缩小,直到15年后由逆差转为顺差。此时资金流入超过流出,从后续的走势可以看出,增长趋势还在继续。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 资本和金融账户10-15年之间数据是负数,虽然意味着账户处于逆差状态,资金流出比流入的多,但这种逆差正在不断的缩小,直到15年后由逆差转为顺差。此时资金流入超过流出,从后续的走势可以看出,增长趋势还在继续。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

  2014年以来,资本与金融账户正在由逆差转为顺差,规模不断扩大,增速提高。而经常账户则进入一个稳定的高位运行期。

  简单来说:

  经常账户≈一国的贸易和劳务往来情况。

  这个指标主要体现的是中国原有的比较优势,诸如人口红利、要素成本。

  过去,中国的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外资利用中国作为加工制造基地,中国加工后的产品出口到消费力强,以及拥有巨大市场的国家,使得中国的经常账户产生顺差,并逐年增长。

  因此,经常账户顺差的平稳,一定程度上反映对于人口和资源等要素的利用已经非常充分了。

  资本与金融账户≈一国的资本流动

  资本与金融账户数值的由负转正,持续增长,可以体现中国资本市场,正在产生越来越大的吸引力,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新的优势

  这种吸引力源于什么呢?

  还是中国规模庞大的消费市场

  “十三五”以来,中国消费市场规模已从2016年初的33.2万亿增长到41.2万亿,对商品和服务的需求极为旺盛。

  随着这个市场一起成长的是许多中国的优质企业,一些新的需求也更多由新生的中国品牌来填补。

  而这些公司的发展需要融资,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外资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

  虽然世殊时异,但中国的心态始终没变

  我们开放大门,让外国企业进入中国资本市场。还是为了和全世界分享发展红利。

  而在这个过程中,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展格局路径也正在畅通。

  许多业内人士和专家都提到,此前,中国金融业的发展程度与中国的国际地位不匹配

  这就导致原有市场的定价机制存在失灵的情况。

  有潜力的公司可能因为各项指标的限制,难以在中国上市融资,而间接融资门槛也比较高,他们的资金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要素的循环存在不畅通的情况。

  而如今,在金融开放的“组合拳”之下,一批更加注重长期回报的外资正在进入中国。

  而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在宏观审慎的基调下,越来越多的“管道”也正在打通,资金流动更加高效了。

  这也有助产生“鲶鱼效应”,促进要素资源配置向正确的方向流动。

  涌入,还在继续。

  今年,在疫情影响下,欧盟和美国都采取了超常规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维持零利率甚至负利率,而中国保持了十足的定力,并未跟随欧美调低利率。

  这就使得人民币资产的无风险收益率较高。

  中国保持政策独立性的底气来自对疫情的有效防控经济的稳步恢复

  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0.7%,经济增速由负转正按照IMF预测,中国将是2020年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更加大了对外资的吸引力。

  一位业界人士评价道:

  根子上,还是因为我们资产信用好,政策配套也好,这确实是在全球都非常有信任度。

  这种信任也加快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除了五大国际货币之外,人民币和几乎所有周边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都实现了直接兑换: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等等。

  各国对人民币的需求逐渐提升,这也对资本账户的开放水平提出更多要求,金融开放水平也越来越高。

  我们正在开放大门,欢迎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共同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

  与此同时,人民币也在逐步走向国际,获得更多国家的认可。

  全球金融的繁荣和稳定需要各国开放合作,这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的诠释。

  云奔潮涌正当时。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股市暴涨行情!